【七七迷妹】Q

感谢你点开我的主页,不妨再来看看我的自我介绍。



魔人主播的小迷妹,现在有吃all白的倾向,友谊向。


产粮?那是什么东西?


一般发出来的都是涂鸦小学生文笔的字,不要太期待。



现在是半个老白毒唯,以及是一个不合格的七七迷妹。

学校里的涂鸦【画渣警告】

都是老白【迷妹笑】

在探监日那天(bushi),作业少,三节晚自习空的很,就摸老白,然后停不下来了。

起先是想起屠皇白x人皇白

但是我不会画高冷范,甚至不会画男生(你画妹子也不咋么样啊),于是是转性屠夫白x皮皇会断腿白。

于是有了被溜五台的杰克白姐姐(画太吃藕没放出来)【但是我四舍五入画了个情头?】

就是招手怪魔术师白和披风杰克白妹妹:)

然后是小丑白萝莉x魔术师白(?)
(魔术师被震慑绑椅子上的那种233)【但是因为只有半身照我也没放出来】

因为八色圆珠笔的色差,红色就像粉色一样,我又不敢拿红笔涂

我一个手残不玩小番茄,所以不清楚衣服结构,也不知道他戴的帽子长什么样(应该戴了帽子的吧)【被打】

qwq

最后一张是认认真真画了好久的白姐姐,也是第一次用圆珠笔上色。

不要问我为什么是黑发,因为想把皮肤色(橙色)给压下去,显得白一点。

结果就是这样(废了)

感谢愿意看我碎碎念的包贝尔们❤

我是个渣渣(T▽T)

画得像涂鸦

码文像流水账

做个白嫖党吧

等我磨个几年刀再砍柴qwq

今天才有空听老白他们五个魔人的面基唱歌录屏

哇,都太可爱了吧!

然后开始画欧的白先生

没有眼罩就看不出来

然后唱到脸红的小十六太可爱了吧!!

今天依旧是痴汉笑

不做作业真开心

老白这个臭男人,锤舰长。

我这条咸鱼,吹七七。

再从心里揉揉狐哥,可怜狐哥,话说有三出的,坐等大大产粮。

(*´∀`*)

嘿嘿嘿

诶嘿嘿嘿

【痴汉啊不迷妹笑】

从此我all白里面再吃一个七白嘿嘿嘿,对,我是魔人。

今天也是一个快乐吹七女孩呢。

每次我熬夜点开b站,抱着这么晚老白肯定睡了、这个小仙女很少熬夜、去看一眼肯定下播了的想法点来直播,老白总还在。



每次熬夜吃好粮,抱着啊啊白哥哥真可爱、时间还早快去直播间看几眼的的想法,这个臭男人往往就不在。



做个人吧,白哥哥,头发真不要了嘛。


我...我画了自己最喜欢最想要守护的一位大大

匿名表白(〃'▽'〃)

总之是我的菜!

尽量照着大大的画风来,可惜我是个手残了(:3_ヽ)_

老白是只鲲【all老白】【友情向】

※cp是all白,洁癖者勿入

※视角奇怪,语言贫乏,人物带ooc

※人物设定见评论

也请务必看完这篇人设的评论

※这篇出场人物只有小十六和老白,哦,还有一个被奶白玩弄得心态炸裂的路人。

————————————————————

最近街头口来了一个算命先生。

也许这个时代的人类已经对算命毫无新鲜感了,那种小马褂和黑圆眼镜的瞎子先森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但是这位神棍啊不算命先生听起来玄乎得紧。光是近日天气的预报都比政府大楼的顶端的天气精灵准那么几个小数点。

现在人类的物质生活什么也不缺,也对这种玄事产生了兴趣。

今天在东街口,出现了一个算命摊子。

是上个世纪风格的一把木桌子和一把长板凳。

旁边竖了一根长竹棍,上面挂着一个破布条,白色夹杂着灰色的布条上有着“欧的扒衣”四个大字,“算不准不要钱”的小字,但是很少有人愿意认真看,以至于没人发现“我隔天就换个街口摆摊”那一行细小得几乎肉眼不可见的字。

“这位先生,算命吗?”坐在木凳上的老白抬起头来,银白的发在阳光下发亮,他笑着对打量自己很久的一位的男人说道。

“多少价?男人再打量了一下这个白发男人的脸,很清秀,一点都不像那种油腔滑舌的江湖骗子。猜测归猜测,他的手还是迟疑地插在口袋里。

“这个价。”老白伸出两个手指头。

男人皱了皱眉头,“二十?”

“不对不对,”老白双臂比了一个大大的叉,“再猜。”

“两百?”

“不对不对,”老白开始揉一直爬在自己肩上的一只小猫咪,“再猜哦。”

“两千。”男人干脆的语气中透露出自暴自弃的声音。

“先生,不要这么放弃呀,我提示你,货币单位是通用货币哦。”老白这时笑得像一只老狐狸,捕捉到对方想要离开的神情,才收住了笑容,连忙挽留,“诶欸誒,这位先生,别走啊,我算一次命只要两块,价廉物美,你就不心动嘛!”

老白最后的一个尾音简直绝了,引得边上的路人纷纷侧目。

“这是什么场景....发生了什么...”

“我咋一听还以为是情侣分手现场...”

“这制服不是政府的...”

完了,局长,我给您丢脸了。

男人想离开,不过老白依旧装傻一般地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心动,可把我心动坏了。”男人皮笑肉不笑着回复道。回到摊前,在老白对面坐下。

“哈,兄弟你真有趣,”老白好似没有听出对方的打趣,把刚刚因为起身过猛差点从肩上滑下的小猫安抚好,“以后你来算命,我给你打半折。”说这句话时,老白把自己的胸膛拍的碰碰响。

“....谢谢欧先生的好意,”男人不知道自己该先吐槽打半折还是该拒绝,于是只好接受了这个兄弟情。

局长,对不起,我违背了你说的“不要欠人情债”的准则。

男人在心里默念到。

“哈,叫什么先生,叫我老白就好。这个欧的扒衣也不过是个称呼而已。”老白挥了挥手,再次看到对方直盯盯的眼神,才注意到自己应该开始算命了。

“咳咳嗯,”老白作势咳嗽一下,“敢问先生您贵姓。”

“免贵姓姚,女兆姚。”

“姚先生,问您今年芳龄...啊不是不是。”魔人老白为自己的口误连忙摆手。

“.....”姚先生的脸色黑了那么一秒,“二十。”

“那么敢问你单身还是.....”老白话还没说完,笔锋一转,连忙拉住想要离开的姚先生。

“抱歉抱歉,太久没人找我算命了,忍不住想逗你玩玩。”老白笑着打了个哈哈,“但是不骗你,我算命真的很准哦。”

他是不是摊上了麻烦,姚先生叹了一口气,坐回了坐位。

“其实我算姻缘也是很准的啦,姚先生我掐指一看就是个单身,而且看起来也是政府里面当官还不错的人物呢。”老白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对面沉默的男人说话,同时两只手也没闲着,就从身上的卫衣口袋里抽出一张看似像驱邪的画符,修长的手指在上面比划了几下。

好像是个“姚”字。

“诺,好了,拿去吧。”刚回过神来,一张画符就递到了姚先生的面前。

上面是什么字?

姚先生看不懂。

“看不懂没关系,你的任务可以交差了。你们局长看得懂。”老白拉上自己的拉链,把衣领子竖了起来。

?!

“白先生是靠我的制服认出来我的身份的吗?”

“倒也不是,我就一个漂泊的神棍,平常哪里见得到姚先生你们这种政府的工作人员。”老白摆摆手,戴上了帽子,“只不过你这种一板一眼的态度让我觉得你不是一般人罢了。”

说的像回事,也不知道昨天是谁在西街口摆摊因为没有店面证和政府许可而被城管抄了。

老白肩上的小猫很有灵性地用尾巴抽了抽老白的脖子,不疼,毛茸茸的触感甚至有点痒。

“受教了。”姚先生把那张鬼画符收进了衣内口袋,认认真真正地鞠躬十五度再离开。

老白目送着对方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此时正午已过,阳光把这他的影子拉的很长。

有什么不对

两块钱还没付!

“哇,我是真的蠢。哇,我是真的蠢。”夜晚间老白一个人走在无人的小道上,边抱怨着边小声嘀咕着。

他赌气地蹬几脚,扬起的沙石惊动了草丛里的小飞虫。

“对,白哥哥,你就是蠢。”一直安静窝在老白颈间的小猫突然出声,是奶萌奶萌的少年音。

“啊?小十六,本事不小啊,敢笑话你白哥哥?”老白把小猫的后颈脖提起来,仍小十六无助地挥动爪子,“把你说的话再说一遍?”

十六放弃了挣扎,可怜巴巴地看着老白,这个总爱欺负他的臭男人。“我刚刚说白哥哥即使蠢我也爱你。”

“不对不对,你的形容词错了。再给你一次机会。”

它小十六是谁?会屈服与恶势力吗?

当然不会!

“哇!白哥哥好帅啊!我爱你呀,白哥哥!”小十六认命地闭上眼用自己听着都夸张的嗓音说道。

“恶心心。”老白略带嫌弃的语气,把小十六放回了肩上,但是十六还是听出了那份掩藏不住的笑意。

朦胧月光下的老白,有着一丝梦幻。

“白哥哥 你累吗?”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小十六忍不住开口道。

太安静,老白即使已经跋涉了很久,也没有听到丝毫疲惫的喘气声,要不是能感觉老白行走时的震动,十六闭上眼就觉得只有自己一人。

“不累。”老白的脚步顿了顿,又开始前进。“十六,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我在想着要不要变换个形体,”小十六好像是把脸埋在老白的外套上,声音闷闷的,“变成再小一点的动物,可以让你的肩头再轻一点。”

小十六的本体不是一只猫精,它是一只幻兽,顾名思义,是一种可以幻化形体的生物。

“诶,十六,你可不要有这个想法。”老白摸了摸小十六毛茸茸的脑壳,后者眯起眼睛抬起了下巴,老白轻笑一声会意,挠了挠十六的脖子。

白哥哥真好,小十六打心底想。

“如果你变成一只虫子趴在我肩上,我会把你扔出去的。”老白突然出现的声音格外刺耳。

待续中

————————————————————

妈妈,我做到了!

我虽然没有做完一样作业,但是我肝出来了!

【被打】

永恒大佬们的人设也想出来了,但是先不说哦,诶嘿嘿。

另外我又萌上了鱼白,虽然鱼鱼还没人设吧qwq

文笔真不行,像个小学生,先给跪下。

下次的更新如果出现在寒假前,我就....emmm反正意思你们懂就好,真没空。

“我的小姑娘,一直都值得最好的。”

                    ——开膛手杰克




——————————————————
杰园避雷(?)

画渣轻喷

第一次完整的指绘献给艾玛(?)

我喜欢的白哥哥太难画了hhhh

比例严重有问题

差不多是艾玛死了(被害死),杰克把所有人杀了,血染艾玛种着白玫瑰的花田,唯一一朵最美的玫瑰留给她。

不算刀子吧,很唯美啊【狗头】

我画画是真的烂,跟涂鸦一样【碎碎念】

太烂,所以不打tag

【占tag抱歉】

抱歉,我的画实在是太差劲了,我不会再发那么垃圾的杰园图了


就这样


老白真可爱🌸